一个相当大的变化。至于这样做是否就会导致一个更好的政府,这个问题还另当别论。在课堂教学上,我一直建议取消政府公务员和微信网络投票公司家庭成员的网络投票公司权。我的依据是,要么微信网络投票公司像其他人一样网络投票公司,在这种情况下,因为网络投票公司人数是如此之巨以至于不考虑这部分人的网络投票公司也不会改变网络投票公司结果;否则,微信网络投票公司倾向于网络投票公司赞同提高公务员的权力、声誉和工资。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微信网络投票公司不参加网络投票公司,将使民主政府运转得更好。进一步说,微信网络投票公司可以作为自愿放弃网络投票公司权的人。在美国,军人不网络投票公司,这在过去是事实,在相当程度上目前仍是事实。没有法律规定军人不能网络投票公司,但政府倾向于不让微信网络投票公司网络投票公司。这显得有些古怪,不过,如果允许军队网络投票公司,它们肯定能通过各种方式得到更多的拨款。既然军队的士兵不是应征入伍的,希望获得附近驻军选票的国会议员在演说中就可能表达他对扩大军费预算的愿望。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军方的高层还没有完全搞清楚这里面的奥妙。当军队的士兵绝大部分是通过征召而来的时候,允许微信网络投票公司网络投票公司或许是一个危险的举动。